您当前的位置 :域外传真 > 心情日记 正文

尼泊尔:时光在这里无限延长

发布时间: 2008-09-25 14:35

  经过了漫长的一夜,停电、雷声、大雨成为过去,天色明净,雨水洗去了空气中的浮尘,第一缕阳光照亮喜玛拉雅山脉的顶峰,在雪山之神的注视下,身披纱丽的老妇人手捧盛满鲜花和供奉的铜盘,虔诚地叩响佛寺钟声,新的一天开始了。

  喧哗的杜巴广场上,墨绿色的披肩和竹编的货篓并不起眼,十多岁的少女在加嘎·纳拉扬神庙前的神兽雕像下找到了理想的摊位,并希望得到神灵的庇护。擦得锃亮的酥油灯和10卢比一盘提供给游客喂鸽子的谷物是她能贴补家用的全部希望,日出的光辉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睛,她忐忑地把手放在略显破旧的羊毛裙上,安静得如同神庙台阶上的雕刻作品。

  广场中央高耸的圆柱顶端,尤加纳兰德拉·马拉国王和他的王后的雕像面对着王宫,散发出金红色的光芒。从1700年开始,这尊金色的塑像就矗立在这里,国王头顶莲花,并护有眼镜蛇华盖,眼镜蛇的头顶有一只鸟,传说中,有这只鸟在,国王就能重回他的宫殿。300年弹指一挥间,王宫的一扇窗一直敞开着,时刻准备迎接国王的归来,甚至还为他预备下了心爱的水烟袋。

  在这里,时间被拉得很长,长得你看不清现代文明的方向;时间又被压缩得很短,咫尺之间,便是数百年岁月的流转变幻,这就是游走在时光边缘的国度———尼泊尔,一个地处喜玛拉雅山脉,中部是谷地、北部为山区、南部是平原的神秘小国。

  广场的一角,是个有着精美石雕的十字形水池。这是个缺水的国度,在经历了长达四个月的旱季之后,这个曾经是国王举行加冕典礼之地的皇家水池已经成为附近唯一的水源。居民们聚集在这里,等待着涓涓细流汇满身前的水罐,队伍前行的速度很慢,然而没有人的脸上会看到不耐烦,尽管他们的士兵以骁勇善战闻名,但在日常生活中,他们已习惯了逆来顺受,听之任之,无论是王权的更替旁落还是又一次大选新政党的登场,生活还是要继续,一如流水般平常。

广场上的学子越来越多,今天是他们参加全国高考的日子。他们三五成群,聚集在佛寺前,或读书,或闲聊,年轻自信的脸上,写满了对未来的憧憬,焕发着古老国度的希望。当然,传统的秩序必然遭遇挑战,女孩子们喜欢“纱丽”,对于时髦的气垫运动鞋也同样有兴趣。嬉笑打闹的学生惊飞了湿婆神庙的乌鸦,乌鸦被当地人认为是轮回转世的吉祥使者,与我们通常的理解正好相反。庄严的神庙并不拒绝穿着雪白衬衫,打着笔挺领带的孩子们,尽管这看上去与环境多少有些失调,但谁会抗拒新生的力量呢?无论是知识或是意识以及态度,这里都有着包容。

  赏峰飞行让我们感受自己的渺小,在8848米的Everest(珠穆朗玛)面前,我们那破旧的16座小飞机像一只颤抖的蜜蜂,不堪一击……我们有机会接近并朝觐一些令人敬畏的名字,卓奥友、格莉山卡、希夏邦马、格仲康……尼泊尔人相信,每一座雪山都有神明,于我而言,在气温和气压稳定的机舱里,俯视着喀喇昆仑山系中隐约可见的兀鹫群,那时,我丝毫都不怀疑究竟谁才是这里的主宰。并且坚信,不要轻言征服,特别是在包容了我们很多缺点的大自然面前……

  暮色降临,闪电再一次撕开紫色的夜空,狂风卷起沙尘,暴雨和霆电如约而至,广场上独坐冥想的苦行僧、集市里扯着嗓门起劲吆喝的弄蛇人、家庭作坊里翻着羊毛准备做披肩的女工、忙着兜售今天最后一把鲜花的小贩、仰面张大嘴品尝雨水的顽童………这一刻都归于迷离,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正在以自己的方式迎接旱季雨季循环交替,进入新的轮回。

  ■出行提示

  1、博卡拉是尼泊尔的第二大城市,也是驴子们去尼泊尔最向往的地方。如果你有足够的体力,你可以选择骑自行车。从加德满都出发,全长216公里的普里特维公路,需12-14个小时就能抵达博卡拉。这是令人肾上腺素加速分泌的奇妙体验。公路沉入一个又一个河谷,天气晴朗的话,基本上一路都能看到鱼尾峰和安娜普尔纳峰。如果时间宽裕,你可以边走边看,探访沿途的古迹:玛纳卡玛纳庙———尼泊尔中部最古老的寺庙、廓尔喀———沙阿王朝的古都、布迪布尔———堪称尼泊尔国宝的古城。

  2、当然,旅游专线巴士对于旅行者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车况整洁,全程空调,乘客大多是国外游客,因此途中免去不少被士兵检查的烦琐。需要注意的是专线巴士的车票比较紧张,需提前预订,并在乘坐当天提前半小时到车站确认座位。目前经营的专线巴士主要有两家公司:Green Line Bus和Gord Travel Bus,10-15美金的票价包括了午餐和饮料。

  3、尼泊尔的菜式多加了咖喱,吃不习惯的话要提前说明。

  4、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很多寺庙是禁止摄影的。即便拍摄当地人的活动,特别是宗教仪式,最好事先也征求他们的意见,以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5、游览尼泊尔的最佳时间为秋天(9月至11月)和春天(3月至5月),其中以秋季看到雪山的概率最高,两个季节气候都非常适宜,但早晚温差不小,衣物要充分准备。

稿源: 羊城晚报

作者: 张轶 编辑: 王丽珍

相关报道
  •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
  • 用户名:

热点推荐

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

  •     1.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包括标有“江西文明网”LOGO的图片,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西文明网”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2.本网注明“来源:×××”(非江西文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     3.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自负。
  •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