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域外传真 > 心情日记 正文

我在加拿大买“毒巢”

发布时间: 2008-09-17 16:22

  神秘的大木箱

  我在加拿大小镇买的干洗店,前面是店,后面是家。卖主是一对老两口——乔瑟夫和丽莎。他们退休5年了,退休前将这个店交给儿子迈克和儿媳经营,没想到他们把店做倒闭了,两人也离了婚。两位老人只好把店卖掉。

  刚接手的时候,我在这所房子里发现了3个很特别的大木箱。放在客厅一角的是一个长木箱,玻璃门,比人还高,里面放了一个树干。在一间闲置的卧室里还有两个大木箱,比客厅里的箱子大好几倍,上下两面打有圆孔,里面还有一排日光灯管。木箱的尺寸比卧室的门大很多,应该是在屋子里做出来的。

  这3个箱子是干什么用的呢?来家里玩的中国朋友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我问在店里教我干洗的乔瑟夫,是否知道客厅里木箱的用途?他轻描淡写地说:“噢,那是给儿子的孩子养宠物的。”

  “养什么宠物?”

  “蜥蜴。”他用手比划了一下,是比人胳膊还长的那种大蜥蜴。

  我顿时汗毛倒竖。

  迈克夫妇真够另类的,竟然养这种东西给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当宠物。我顺口问乔瑟夫,卧室里的两个大木箱是干什么用的?他的脸色阴沉下来,半天才说:“或许也是迈克用来养宠物的吧。”

  那么大的箱子,都可以养只黑熊了,迈克到底养了什么宠物?

  当天晚上,我将家里店里所有旮旯又用吸尘器吸了一遍。要是哪天突然冒出个大蜥蜴来,我会吓个半死。

  忧郁的年轻人

  一说起这个店曾经怎样生意兴隆,后来又怎样门可罗雀,两位老人便异口同声地谴责前儿媳好吃懒做。说起儿子迈克的时候,丽莎赞不绝口,说儿子多么能干:在工厂里做技术工作,年薪5万多;平时在店里修理机器,周末帮助看店……每当夫人夸儿子的时候,乔瑟夫就一声不吭。有一次,我单独和他聊起迈克,他突然生气地说:“那个杂种最后肯定得在监狱里呆一辈子。”

  这话让我吃惊,是什么让这个和善可亲的老人如此义愤填膺?

  等我学会了干洗店的业务,乔瑟夫和丽莎这老两口就回佛罗里达了。此后的一天,干洗机坏了,我找不到人来修,想起丽莎说过,她儿子迈克会修这机器,就找出她留的电话号码,给迈克打了个电话。迈克很痛快地答应,会在午休时间过来看看。

  那天中午,店里走进来一个身穿工作服、瘦高、沉静的年轻人。他打开门后,蹲下来将放在门口的那块上书“欢迎光临”的踏毯摆正,然后才跨进门来。

  我敢肯定他就是迈克,虽然从没见过面。这房子是他从小到大的家,也是他结婚后的家,看到地上的毯子歪了,他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主人的意识。

  我向他讲了机器的问题,他轻车熟路地进工作间看了看,让我老公回来后给他打电话,说会告诉我老公修理的方法。我问怎么付他报酬,他摇摇头就走了。后来因为机器出问题,我又请迈克来过几次。每次看到他,他都是那样内敛、沉静,不多说一句话,浑身散发着忧郁。

  见不得人的生意

  一个周末,老公正在店的后门收拾东西,一个形容猥琐的男人过来搭讪。两个人聊了几句,那人就离开了,一边走一边回头打量我们的房子,打量我老公。

  我问老公:“那人有事怎么不到店里去,却跑到后门来?”老公回答:“我也不知道。他讲的话我都听得懂,就是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说,怎么听着矛盾呢?老公说,一点儿不矛盾,那人问他是不是“还在搞某个东西”。

  后来又来过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到后门向我老公打探,有没有“那东西”。

  老公和我因此感觉很不好。我们住的小镇美丽、平和,周围的邻居和店里的客人都热情、友好,完全不像这两个“走后门”的家伙,一脸的见不得人。

  这房子和它以前的主人,一定有什么事是我们不知道的。

  邻居一家和我们来往很多,老公就去问他家男主人是否知道点儿什么。人家听了老公的叙述后,脸色立即就变了:“以前迈克吸毒,还贩卖毒品,他们两口子离婚、搬家,就是因为迈克被警察抓了。那些人大概是来问你有没有毒品的。”邻居说,因为没有找到迈克贩毒的物证,所以警察后来把他放了。

  真是“人不可貌相”!那个腼腆、带有几分忧郁气质的男人竟是毒贩!难怪他那么瘦,吸毒吸的。

  老公想起屋里奇怪的大木箱,隐隐觉得和这事有关,就问邻居,是否知道那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邻居脸色凝重,问能不能进屋看看。邻居进家看了木箱后说:“这应该是迈克用来种大麻的。上下两面的小圆孔可以走水管和电线。以前只知道他贩毒,没想到他竟在自家卧室里种植。”

  后来得知,在加拿大,许多人偷偷在住宅和仓库内种大麻,报纸上常有报道,所以邻居一下就猜出了那东西的用途。

  这迈克够有“理想”的,还搞“产销一条龙”呢。我现在终于明白老乔瑟夫那句怪话的意思了——这种生意做大了,肯定就做到监狱里去了。

  我们只想买个干洗店,万万没想到竟买了个“毒巢”。

  厄运难逃

  因为毒品,迈克妻离子散。离婚时,他的儿子判给了前妻,他工资的一半都用来付前妻和儿子的赡养费。他前妻对孩子并不好,钱都用来买衣服和化妆品,把儿子扔给邻居、朋友,自己去约会各种男人。

  迈克疼爱儿子,屡次劝说前妻无效后,就请律师向法院申请,将儿子的抚养权判给自己。因为他有“前科”,法院审查得十分严谨,律师一再证明迈克前妻“失职”、迈克改邪归正。历经两年多,开庭无数次,律师费花了两三万元,迈克终于将儿子的抚养权拿到手。儿子于是搬去和他一起住。

  然而,几个月后,迈克在家中毫无预兆地突然倒地不起,气绝身亡,年仅38岁。医生诊断,迈克死于心力衰竭,是吸毒的一种后遗症。

  虽然我和迈克接触不多,但还是可以感觉到,他是个善良、乐于助人、心灵手巧的人,不是那种大奸大恶之徒。只是不知他怎么沾上了毒品,从此脱离了正常的生活轨道,最终没能摆脱毒品带来的厄运。

稿源: 中国进口网

作者: 真妮 编辑: 邵平

相关报道
  •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
  • 用户名:

热点推荐

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

  •     1.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包括标有“江西文明网”LOGO的图片,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江西文明网”和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2.本网注明“来源:×××”(非江西文明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
  •     3.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自负。
  •     4.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